國是訪問丨萬億級數據產業,帶來怎樣的市場機遇?

分享到:

國是訪問丨萬億級數據產業,帶來怎樣的市場機遇?

2024年04月11日 09:24 來源:國是直通車
大字體
小字體
分享到:

  文/劉育英

  今年年初,國家數據局發布《“數據要素×”三年行動計劃(2024—2026年)》,提出到2026年底,形成相對完善的數據產業生態,數據產業年均增速超過20%。

  當數據成為與土地、勞動力、資本、技術相提并論的第五大生產要素,將對生產力、生產關系產生重要影響,也將形成巨大市場空間。

  那么,與其他要素相比,數據產業生態圖景如何?如何讓數據“供得出、流得動、用得好”?數據產業又蘊藏著哪些創業機會?國是直通車記者近日采訪軟通智慧數據要素首席科學家林鎮陽博士。

  采訪實錄摘編如下:

  “第五要素”意味著什么?

  國是直通車:為何說“數據要素”是重大理論創新?

  林鎮陽:世界上公認的四大生產要素分別是土地、勞動力、資本、技術。在國際上,數據更多被看作生產資料,而不是生產要素。

  2020年,中國率先提出數據是第五大生產要素,這是非常宏大的構想和范式突破。數據要素成為經濟發展的基礎要素,勢必會影響到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的變革,進而推動全社會跨越式發展。這是中國式現代化的理論創新,同時也是實踐創新。

  2022年,“數據二十條”的出臺奠定了數據要素市場基礎制度體系的“四梁八柱”,明確了數據的三權分置,是在國家層面的第一次破題。2024年,財政部提出數據資產入表,意味著數據資產化,因此2024年可以說是數據資產元年。數據要素市場建設正在不斷的理論探索和產業實踐之中穩步推進。

  國是直通車:數據資產和數據要素有何不同?

  林鎮陽:數據從資源到要素,是不同的實踐階段。過去十多年中國各系統的電子化、信息化,都是解決數據資源化的過程。

  今年財政部提出的“數據入表”,意味著數據不僅是資源,更是資產。很多科技公司最大的資產是數據,數據“入表”后,數據可以像專利一樣成為無形資產,進入財務三張表中,未來可以融資抵押甚至證券化。

  數據資產化后是數據的產品化,即數據作為產品去交易或提供數據服務。例如,智能推薦就是一種基于數據的服務。又例如在上海等城市,患者在醫院看完病后去保險公司理賠不再需要拿一堆紙質材料,整個過程是“無感”的,實現數據多跑路、群眾少跑路,就是一種數據服務典型案例。

  在數據產品化產業化后,下一步是數據資本化,數據要素的價值將進一步得到極大釋放。目前中國的數據產業實踐在不同層面逐步推進深化。

  如何“供得出、流得動、用得好”?

  國是直通車:讓政府公共數據合理合法合規地進入企業主體使用,你提出參考土地的一二級市場交易,具體可怎樣做?

  林鎮陽:這是類比我們的土地經濟。在一級市場,城投公司在獲得土地的授權運營后對土地進行“七通一平”,然后投入二級市場。在二級市場交易后,各類開發商再開發出商超、醫院、居民小區等商業經濟體。土地經濟就是在一二級市場的不斷協同中運行和逐級價值放大的。

  在數據市場,零級市場是數據在政府部門之間共享和交換,這是數據的內循環。例如在一些機場的快速安檢通道,就是相關公共數據、授權后的個人出行等數據開放給了機場“易安檢”民航管理部門,服務于便民生活。

  政府持有的公共數據給到市場和企業則是數據的外循環。一級市場的主體主要是各地逐步成立的數據集團,類似于土地市場的城投公司,由政府授權其運營。由于這些數據的高敏感性,數據集團基本都是由國企承擔工作,如建設算力中心、數據中心,基礎的數據采集、清洗、加工、存儲、治理、安全保障等基礎工作。經過此步驟初步加工,形成后面企業可以直接調用的數據。

  數據的二級市場,主體是數據產品的加工商,加工成各個行業的數據產品,如工商領域的數據產品企查查等,就是數據商加工形成的產品。

  國是直通車:中國各地已經形成了很多數據交易所,但目前看除了頭部城市外運行情況不是很順利,對此怎么看?

  林鎮陽:中國各地目前已建立了50多個數據交易所。數據交易所類似于資本市場的證券交易所,實際上由于數據資源的虛擬性等特質并不需要那么多。

  與土地不同,土地必須在場內進行交易。數據交易所面臨的問題是,數據并不一定通過場內撮合交易,也可以是場外的。目前的數據交易量還沒有大到存在巨大信息差,需要通過中介市場來拉平,這是數據交易所面臨的困境。

  數據交易所未來的發展抓手可能是公共數據授權運營后的入場交易,這些數據高度敏感,又代表公共職能,需要由政府進行“強管控”。

  國是直通車:現在看數據交易所并沒有帶動起數據的交易,那么如何才能讓數據“供得出、流得動、用得好”,把數據盤活?

  林鎮陽:一是夯實零級市場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先解決“供得出”的問題,打破數據孤島,通過數據集團把數據做實。

  二是一級市場需要政府強監管,解決“流得動”問題。

  三是放開二級市場,讓數據真正形成產品,真正市場化配置,至于場內交易還是場外交易,并不是重點。

  萬億市場新機遇

  國是直通車:數據產業的生態是怎樣的,軟通智慧承擔怎樣的角色?

  林鎮陽:從生態上講,無論是零級市場還是一級市場、二級市場,都存在供給方和需求方。在供給方和需求方中間還存在“管道”,包括數據的加工、清洗、形成數據產品等,此外還有監管方。

  因此,生態上是五元角色:供給方、需求方、數據集團、數據商以及政府。目前中國數據產業的生態體系逐步形成。

  軟通智慧作為深圳市國企控股企業,為數字政府建設提供技術支撐,助力數據資源供得出;同時為地方數據集團進行一級市場建設提供相關技術和服務,如數據的加工、清洗、安全保障和授權運營等工作,在部分二級市場行業也是作為數據產品服務商提供數據產品開發,如醫療健康、應急安防、城市治理等領域的數據產品。

  國是直通車:相比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帶來的巨大創富機會,數據產業將帶來怎樣的機會?

  林鎮陽:在3G、4G時代,電信運營商搭建好基礎設施后,在應用端形成了很多新的業態,如社交媒體、短視頻、直播、外賣等,也誕生了無數應用公司,創造了巨大財富。

  數據產業一樣蘊藏著這樣的能量。根據國家網信辦發布的《數字中國發展報告(2022年)》的數據,2022年,我國大數據產業規模達1.57萬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18%。

  海量數據處于尚未資產化和產品化的狀態,未來市場機會一定在二級市場的應用端、場景端,及數據要素×千行百業,這會產生百花齊放的局面。

  國是直通車:未來個人數據是否能實現價值化?

  林鎮陽:在一級市場,更多偏重公共數據和企業數據。而在公共數據中有著大量個人數據,未來可能會成立一個由政府某個部門來運營的數據基礎設施,來設立個人數據賬戶或個人的數據銀行,匯集個人的全部數據。

  展望未來,或許在某個超級APP上可以查到個人相關數據,滿足個人的知情權、隱私權等人格權,以及個人數據的財產權,極可能可以通過個人數據直接授權運營獲得收益。

【編輯:張子怡】
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,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©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評論

頂部

女优养成_国产1区2区3区_高潮videosorgasm抽搐合集